登入

- 返回

充滿挑戰的行程

●小彭


2015年暑假配搭中國福音會參與到中國服事,這是一個充滿挑戰的行程。

摩拳擦掌

       我們第一個拜訪的教會,成員多為外地來打工的民工,他們大多都是在出租汽車公司洗車的員工,每天從晚上開始工作到凌晨。也因此,我們所舉辦的成人營雖從早上開始,但以下午為主要的場次。    同時進行的青少年營會由我與另外兩位神學生和一位教會長老娘負責。營會開始前,我們並不瞭解這裡的狀況,領隊是第一次與他們接軌配搭。

       第一個主日早上,我帶領青少年查經,有四位青少年參加。當我講以賽亞書時,感覺到他們並不專心,他們只注意到我的台灣口音。反倒是在其他的互動中,我發現其中一位少女跟我有共同的畫畫興趣,這使得她願意對我更多敞開。原來她是牧師的二女兒,在父親全心牧會的過程中,父母離異。或許是因
此,她的心中充滿了憂愁。

       青少年營會第一天,我們就面臨到混齡的嚴重問題,使得營會的進行頗為困難。他們年齡從三歲到二十二歲,共將近二十位學生參加。之所以年紀差距這麼大,原來,他們的父母會要求長女去照顧年幼的弟弟,所以營會中的幼兒都是跟著他們的姐姐來的。後來與牧者溝通後,牧師就要他那位二十二歲的女兒去照顧那些年幼小孩,可是他們待的教室沒有空調,炎熱難耐,他們最終還是回到青少年營會,雖然冷氣
不強,空氣很不流通,但是總比什麼都沒有來得好。

       上完第一天後我有感於他們對經文的熟悉度很低,所以臨時修改課程。我原先預計要上的互動式查經,只有上完一課,後來的兩課,臨時連夜改為查經演戲。距離上次寫劇本的時候,是我國中的時候,很多東西都分外的生疏。但是靠著主的恩典,順利產出。學生們對於演戲非常之陌生,他們在教會中都是第一次演戲。看到他們透過扮演經文中的角色,漸漸地從羞澀到越來越放膽與投入,在歡笑中學習,後來也更加能體會經文中角色所面對的挑戰,與他們所經歷的上帝,便覺得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教學相長

 
       結束了第一站的營會後,我們緊接著去到下一站。這間教會很特殊,因為他們平常就沒有聚集在一起,都是透過牧者在網路上連線聚會與牧養。其實,他們並沒有固定的聚會點,弟兄姊妹也分散各地,這次的營會將他們匯聚在一起,我們在上課的場地也是臨時租借的。兒童營原本預計有卅幾位,但是實際進行時大約八至九位,年齡在三至十三歲的小孩參與,他們當中有的聖經程度非常好,讀過我預備的故事書。剛開始,我們好像被一群很油條的小基督徒們打敗。他們很有生意頭腦,談條件又不斷的探測我們的容忍底線。經過師生雙方清楚劃分的界線裡,我們讓他們盡情發揮,藉著提問與獎勵來提升他們的參與度。
   
       此外,我們也進行成人營會,課程從早到晚,參加的成人多為知識分子,對於真理渴慕,都很認真在聽課。我們都輪番上陣在成人營會中講道。

馬不停蹄

       結束了第二個營會,我們來到了某城市,在此我們待了十天,也是所有營會中最密集,每天時間最長的。從早上六點半的靈修到晚上培靈會十點多結束。
國中營緊接著高中與大學營會和大學生的門訓班。感恩的是我們有一群當地的成熟社青配搭我們的課程,專門負責敬拜與各項營會的事工。我們只需要專心的講課。國中營大約有一百多位來自附近幾間教會的國中生與慕道友。這些國中生的群體以男女比例約6:4。他們上課不尊重老師,毫無顧忌地聊天吵鬧。雖然他們適合更多互動性的課程,但是因為秩序很難管控,會影響課程的進行與時間的掌控。他們的牧者們跟我們說,他們多半是帶著玩樂的心態參加營會,父母管教不動,於是期望教會能夠幫忙管教他們的孩子,讓他們上品德教育方面的課程,所以我們的課程多半是以聖經教導品格。

       國中營會結束後,緊接著高中與大學生聯合的營會。他們當中有更多是真心來學習的,普遍的學習狀況良好。大約八十人,男女比例約1:4。從國中到高中的過程中,教會中的男孩子流失了許多。營會主題是「差遣我」。我講以賽亞書第六章,用上帝對以賽亞的呼召,來鼓勵他們尋求神在他們生命中的旨意,並且勇敢地向神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在回應詩歌的時候,看到神自己動工,他們當中有許多人流淚禱告。感謝主,讓我有份於這樣的服事,希望他們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懂得尋求神對他們一生的旨意,能夠學習走在祂的心意中,不偏不倚。最後我在提高班,也就是他們的門徒造就班中教授大小先知書。因為時間上的限制,我只有挑幾卷小先知書來教。他們共約二十二人,當中也有不需要上課、但是刻意來旁聽的青年同工們,他們非常渴慕聽神的話語。他們的認真與渴慕,讓我都很想多教他們一些。

憶起恩召

       回想主在五年前呼召我時,就有提到中國。本以為中國會是我第一個宣教站,但是主卻帶領我從緬甸開始,然後是泰國,再來才是中國。而且第一次踏到中國,主就很慷慨的帶我遊走十五個城鄉,配搭教會與機構服事和神學院的宗教研究。看著這些中國人,我突然有一個念頭,就是我過去這幾年的熬練,好像都是主在預備我要服事他們。我真的好不容易才走到這一步,但是仍是深感自己的靈命、裝備、體力仍有許多的不足,也常常覺得自己捉襟見肘,要不是神施恩的手一再地托住,我很難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