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返回

舉起禱告的手

編輯室

為秋雨之福教會受逼迫事件代禱
  近幾個月中國各地不少家庭教會受到衝擊或干擾,教會領袖為維護聚會的權利,逼到最後只好在現有體制下控告宗教局「非法行政」(可參本刊71、73期所報導兩處教會受不公平對待的消息,或上網瀏覽),其中一例為去年5月四川成都秋雨之福教會的遭遇,今年6月起該教會又因民政、消防及宗教管理部門的攔阻,屢次遭驅離聚會地點。秋雨之福教會傳道人王怡認為,像他們一樣受逼迫的教會愈來愈多,然而「一個逼迫與受逼迫的公開化時代的到來,就是信仰受逼迫的時代快結束的預兆」。他呼籲教會在此時仍要「剛強壯膽,突破不合法的限制,努力建造合神心意的教會,而不是滿足於俱樂部式的團契生活。城市教會在受逼迫時能站出來,擔當『家庭教會公開化』的時代使命,以謙卑柔和的態度、堅忍不退讓的立場,使教會與政府、社會展開更理性、公開且相互尊重的對話;在此過程中需恒久忍耐,一面在行動上定意堅持,一面在結果上安靜等候。」王怡來信分享這些經歷和心情,也懇請海外教會為他們以及所有受逼迫的家庭教會禱告。
  代禱也是上帝吩咐給眾教會的服事,藉著關心支持,我們陪伴大陸肢體走這條艱辛又漫長的信仰之路;同時也要為許許多多爭取信仰自由和民主人權,卻受到監控或被判無期徒刑的肢體懇切禱告(如王炳章博士繫獄多年,被折磨至中風三次)。本會同工除了在例行禱告會中為此代禱,加拿大區會董事洪予健牧師更在其教會舉辦了專題禱告會,祈求上帝與秋雨之福教會同在,賜給他們智慧、勇氣、忍耐及合一,倚靠聖靈的大能大力,爭取聚會的自由與捍衛「人當敬拜上帝」的基本權利;更求主使掌權者明白「政教分離」的必要性,明白「教會是與上帝連結」的生命共同體、而不只是人自己組成的社群。世上最有權力的人與政府,若只會「空空配劍」而不回歸憲政、不以合乎法理的管治來解決問題,結果只會導致人民無法「盡諸般的義」,而有礙國家、社會與人民的共同進步。
  雖然秋雨之福教會不得不移至戶外各處進行崇拜和教會活動;一些弟兄姊妹也難免如驚弓之鳥,信心受阻,暫停了主日崇拜;一些肢體因工作、生意受到嚴重影響而處在軟弱之中;同工們聽聞坐監受盡摧殘也難免生出懼怕,一些弟兄姊妹也對教會堅守集體崇拜之前景深感顧慮……,王怡傳道仍為全體長執的合一感恩,為在艱難時期定意委身教會的七十三位會友感恩。他提醒信徒,眼前困難乃是主對人信心的挑戰,是信徒能否為主擺上、能否謙卑順服的挑戰,也是教會共同認信真道、建造能否合一及能否堅守異象的挑戰,更是信徒至死都要敬拜上帝、突破困難、盡心盡力在神全家盡忠的挑戰。
  據某宣教機構估計,家庭教會每年有500萬人的增長。王怡個人體會,實際數字應該沒這麼多,因為家庭教會正面臨重大的轉型,鄉村教會的宣教速度已放慢,而城市教會的增長與影響力雖然與日俱增,但因基數較小、集會規模受限,其絕對數字的增長比起以鄉村教會增長為主的時期,其實少了很多。因此,城市教會若能在聚會點及規模上突破,就能為中國教會帶來一個真正的復興期。他希望政府能明白,基督徒愈多、對社會愈是祝福;當基督徒能以公開方式敬拜上帝並出現在社會各階層,對社會的和諧與安穩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
  至於向民政局註冊的問題,很多教會猶豫著姑且一試,但是從北京守望教會以五十位會友的名單去註冊,隨後這些成員便受到威脅和勸退的結果來看,王怡認為就算他們也提著名單去申請註冊,仍不太可能獲得批准,因為中國政府未給家庭教會獨立註冊的空間,家庭教會無法在「三自」之外註冊,且受限於社團條例規定,在相同行政區內不能再註冊第二間類似的單位。然而,「成都市的『三自』一直沒成立基督教協會,而且秋雨之福教會有信仰告白,持守改革宗信仰和長老會體制,與『三自』章程對比,很清楚的屬於不同宗派;憲法第36條明確區分和保護不同宗派的信仰自由,所以我們和『三自』不類似。」王怡認為該條例有必要重新釐清。他強調中國的家庭教會將按著主的時間走完這條爭取合法的路。如果逼迫臨頭,如果政府一直不開放在「三自」之外的合法註冊,基督徒的底線若被逼到只能順服神、不能順服人的地步,就當挺身作見證,讓世上所有尊重信仰自由的人看見,基督徒應該對所信之道有不妥協的態度。作為教會負責人的王怡,殷殷勸勉與儆醒秋雨之福的所有成員:「面向神要認罪、仰望、交託;面向世界要剛強、仁愛、謹守;面向肢體要守望、勸勉、分擔。」

  現今中國人民對維護權利的態度和爭取的方式,力道逐漸加強;教會也開始明白法治精神,懂得採取法律途徑來維護基本權益,這一年內有幾個不同地區的教會紛紛委託律師,控告政府單位對教會及基督徒執法過當與疏失。當然,不同背景的家庭教會對打官司有不同看法,褒貶不一,反對的意見如「流於意氣之爭,失去忍辱負重的敬虔」、「給社會不好的觀感」、「增加官民不合的因素」……。在目前中國法治不彰、政府人員素養不高的情況下,其實教會也心裡有數──這種官司幾乎免不了失敗的結果,然而為了樹立新的典範,他們還是選擇以訴訟之途謀求解決。中國在經濟的崛起、建設的進步、又藉著奧運提昇各項水平的結果,已然有目共睹,卻十分遺憾在教會的身份與權利等議題上,還未見處理的智慧。今天仍有很多家庭教會不斷受到逼迫,很多基督徒在職場上遭到打壓或解職的不公平對待,有時連律師都維護不了自己的權益而身心受害(需要律師幫忙維護權益的一般民眾又該怎麼辦?)我們要祈求上帝的慈愛與憐憫繼續施行在這片大地上,使中國能夠行憲,各級政府單位及人員自身能尊重法律、顯出其職份受人敬重之處,避免傷害社會公義、自毀國家形像。求主按著祂的方式與時候,使中國從強權(只能迫人一時折腰)的粗暴形像,進步為使世人發自內心敬重與肯定的文明大國。

為出現更多公共知識份子基督徒禱告
  7月3日晚間,我們為中國知名基督徒作家余杰舉辦了一場講座:「中國城市教會的興起與公共知識份子基督徒群體的出現」。余弟兄趁來台出席學界和文化界的活動空檔,還拜訪了不同宗派的教會和應邀於靈糧堂教授團契中分享信息,以及與華神、台神的院長老師們交通。不論是公開演講或私下分享,余杰都直言:「身為作家,我要爭取中國言論與出版的自由;身為基督徒,我要爭取信仰的自由。」目前是北京方舟教會核心同工之一的余杰,告訴台灣的弟兄姐妹:「雖然我從小有口吃,害怕面對眾人,只想待在書房裡寫作,但是上帝卻使用我這樣不配的人,藉著教會服事和寫作來事奉上帝。過去我很在意自己的書在暢銷排行榜上的排名,在意自己的文章能有百萬人、千萬人看到;但信主後,神使我成為祂手中的一枝筆,也不會寧願寫文章而不去探訪,現在我願意花時間去關心人靈魂的需要。」這些年來,有許許多多像余杰一樣爭取民主、自由、人權和公義的知識分子信主,我們為此大大感恩。
  余杰曾在文章中指出:「基督徒公共知識份子應當以『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精神,以堅忍不拔、百折不撓的勇氣,創作出在內容與形式上都無愧於上帝的恩賜的文學藝術作品,抗衡當代非基督教的文化、哲學和意識形態,讓萬邦萬民都能從黑暗中歸向光明。」他認為這樣的基督徒至少可在以下四方面彰顯自身的公共性:(1)在文化和文學、藝術中的創造;(2)在社會上建立新的價值觀、道德倫理和文化體系,用「以神為本」取代「以人為本」的觀念;(3)推動宗教立法和家庭教會合法登記獲得法人地位;(4)主動爭取公開傳福音和介入教育的權利,以及用法人身份公開進行慈善與社會服務的權利。因為現代社會傳福音的方式除了個人之間口耳相傳,大眾傳媒也是管道。所以,公開傳福音的權利也是與言論自由、新聞出版自由直接相關的議題。
  當中國文化與社會之中經常出現基督教的文章、小說、音樂、繪畫、學術研究等,當基督教言論能引導社會輿論,當基督徒公開參與或帶頭做社會慈善工作……,基督信仰就會在華人世界建立起重要的主流價值,中國才可能大步翻轉更新。只是,目前中國許多公共知識份子基督徒都沒有正常的教會生活,又好辯論,因此,教會牧者如何用愛與公義來牧養他們、引領他們明白「信仰與生活」的重要性,老基督徒又如何用生命來影響他們,這些都是城市教會要面對的挑戰。

  「文化」是上帝推動歷史的舞台,透過輿論意見的發表、教育事業的參與、文藝作品的流傳……,基督徒將福音價值注入社會文化,就會改變生存環境,產生歷史意義。求主興起大批公共知識分子基督徒,使他們不偏離真理,並使用他們的恩賜與專業,為中國文化界、學術界、藝術界及各行各業帶來更新(例如韓國影劇界、文藝界受基督教影響所發表的作品,這些作品再去影響觀眾的情況)。求主幫助他們勇於負起社會文化使命,為基督作見證,能在各自不同的領域中作主的器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