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返回

三自運動的真相
        ──中國教會的嚴峻試煉

洪予健 /中國福音會加拿大區會及台灣區會聯合報導

  本刊「基督教與中國」單元在上期登出洪予健牧師演講〈神的奇妙大工──中國家庭教會之興起〉的信息摘要後,收到許多正面回應,包括正參與中宣事工的同道和將要投入其中的後輩。今後我們將繼續選登關乎此單元主旨的文章或演講內容,以饗讀者。這期講題「三自運動的真相」,出自洪予健牧師「信仰與文化」系列講座第七講。
  由於眾多海外基督徒不明白,為什麼時至今日,中國大多數傳道人和信徒還寧願揹負「非法聚會」的罪名,冒著坐監的風險,堅持以家庭教會的名義聚會而拒絕加入「三自會」。「三自會」到底有什麼大問題?家庭教會的堅持究竟有沒有聖經教導的根據?針對這些疑問,洪牧師要為大家一一解明:為什麼三自運動是中國教會的嚴峻試煉。以下為內容摘要,多處資料來源為本會出版之《三自神學評論》及《中國與福音雙月刊》光碟版,讀者可自行檢索。

共產主義與基督信仰的根本衝突
  沒有任何方式可以調和共產主義與基督信仰!首先,從信仰的本質看,共產黨相信他們自己就是救世主;基督徒則篤信只有上帝能拯救世人脫離罪惡。其次,從歷史的角度看,共產黨認為基督教是愚昧落後的迷信,會被歷史淘汰;基督徒則確信上帝是歷史的掌管者,任何人的誇口和驕傲都必要俯伏在神的真理審判之下。第三,從統治的性質看,共產黨建立的是政教合一的極權政府,只有通過思想控制將全國民眾都統一在它的組織領導下,政權才得以穩固;基督徒則奉靠耶穌基督為教會唯一的元首,遵行祂交付的大使命,而且福音的傳播和門徒的交流合一是不分國家、種族和文化的,任何政黨都無權干涉和控制人的心靈與信仰。
  正因為上述不可調和的根本衝突,中共建政後才會出現「三自會」這樣的政治機關,專職控制教會,其意圖乃是消滅基督教而非扶持教會。要注意的是,「三自會」和「隸屬三自會的堂會」是兩回事,我們不能用含糊籠統的「三自教會」之名,將兩者混為一談。「三自會」是無神論政黨強加在教會頭上的政治架構,而在其轄下的堂會則好比寄居異地的以色列百姓,處在擄掠捆綁中;當中有些堂會因傳道人賣主求榮而徹底敗壞,有的堂會則是不敢照著神的吩咐來敬拜祂,只能在政府不合理的限制範圍內苟且偷安,以致羞辱主名,同樣在「三自會」的罪上有份。至於「隸屬三自會的堂會」之中,也確實有許多不願真道被捆綁的傳道人和弟兄姊妹們,我們絕不可因他們仍在其中而排斥他們;但是,我們更不可因為其中有真屬主的基督徒就接受了「三自會」,就像我們不能因為巴比倫有但以理就連帶的接受巴比倫,這是一樣的道理。

三自會的形成和發展
  中共早在建政前已為接管和改造中國教會作出一系列的佈署,例如:派遣黨員打入中國基督教青年會等機構做地下工作,支持一些具基督教家庭背景的黨員出國讀神學,以及從基督教自由派當中大力扶掖原本位階不高但積極向共產黨靠攏的吳耀宗、丁光訓等人,預備他們出任未來的教會領袖。建政隔年便開始推行「三自運動」,宣稱這是基督教界自發響應政府的舉動。但真相是:「三自運動」根本是政府全面策劃、組織和領導的結果!列舉如下事實來證明其宣稱完全是假象。1950年1月底,自由派掌權的「中華全國基督教協進會」發起一個名為「基督教與新時代」的全國性會議,用意是向新政府輸誠。但會議臨時被迫喊停,因為政府不願戴上「教協」的白手套,而要另起爐灶親手打造出「三自會」,以便完全掌控中國的教會。同年5月,周恩來三次召見吳耀宗等人,確定了以吳耀宗為首所發表的〈三自革新運動宣言〉;9月23日,《人民日報》以巨大篇幅刊登這篇宣言的全文,還以「基督教人士的愛國運動」為題發表社論,讓全國各大報轉載。此宣言直接了當的表明:教會當前的總任務是愛國,總方針是反帝和實行「三自」(自治、自養、自傳)。中共由此成功的將自己的意圖轉嫁給基督教界以為自發性表態。
  中共政府透過四大步驟造勢:第一步是通過信徒簽名認同該宣言,形成「全國教會莫不擁護三自運動」的假象。第二步是脅迫加利誘,先壓之以勢──發動兩百多場控訴大會來鬥爭批判那些不願就範的信徒領袖;再誘之以利──逼使有影響力的信徒加入「三自」。第三步是鎮壓打擊,逮捕拒絕加入者,如王明道、袁相忱、林獻羔等人,使不少教會因牧人遭打擊而羊群四散,聚會人數驟減。至此,中共便有藉口實行第四步的「鳥籠政策」──1954年合併了各宗派為全國一統的「基督教三自愛國運動委員會」,即一般簡稱之「三自會」,由他們來嚴加控管基督教會。

三自會的終極目標:消滅基督教
  在政府全面的控制下,三自會成為中國唯一的基督教組織,然而,它的工作目的實際上是千方百計要消滅教會。昔日拉攏來壯大聲勢的一些教會領袖,如盲目的陳崇桂,違心的賈玉銘、楊紹唐等人,都因為失去利用價值而在1957年的「反右運動」中被打成右派。緊接著在1958年的「大躍進運動」,政府進一步將全國三自系統的教會大幅壓縮合併,如上海兩百多所教會被縮併為十五所,北京的六十四所被縮併為四所,全國有形的教會幾乎被摧毀殆盡。在思想上更出版了三自機關報《天風》,企圖以共產理論取代基督信仰。三自會的本質,在1961年第二次全國會議議決的任務中表露得最為淋漓盡緻,即:(1)高舉反帝愛國旗幟,(2)接受共產黨的領導,(3)積極參加勞動生產,(4)加強揭發所有非法的家庭教會活動。
  本應奉基督為元首的教會,此刻卻以「接受共產黨領導」為要務。一時間,肅殺之氣瀰漫全國,基督信仰進入寒冬!一些重要堂會的牧師甚至是共產黨員充任的,例如原上海國際禮拜堂的黨內高幹李儲文等,他們到處告發家庭聚會,連一些知識份子或學生出於好奇而進入禮拜堂,也立刻被這些「牧師」舉報調查。1966年文革風暴來臨前,三自會及其下屬的堂會都關閉了,文革開始後,連效忠共產黨的傳道人都因為披過基督教的外衣,而難逃被批鬥的命運。

文革後的三自會及三自神學
  文革結束後,中共黨內以鄧小平為首的改革派掌權,雖然否定了文革、大躍進、人民公社,甚至基本上否定了反右運動,卻從來沒有就「三自運動對中國教會的逼迫」作出任何檢討,反而重新展開了三自會的活動。荒謬的是,骨子裡是打擊教會的劊子手,竟在文革後搖身一變,改以極左路線受害者的面貌復出,靠的就是「也在文革中被批鬥」。有些人不察,以為三自會重新開張是表明了基督教的解凍。實情是,因為文革後改革開放了,中共知道基督教一時無法消滅,只好重新調整為「藉著三自會的控管,迫使基督教配合黨的政策方針」。其方法之一,就是對所有登記教會實行「三定」政策:惟獨持有政府傳道證的神職人員(定人),在指定的宗教場所(定點),在指定的宗教活動時間內(定時),才可以從事宗教活動。三自會屬下的教會在教牧人員按立、任命和財務支配上,莫不俯首聽命於宗教局。(因此才發生教會受命捐款蓋佛廟的怪現象!)
  另一方面,文革前三自會是不管神學的,只從事組織和政治上的逼迫;但文革後卻開始透過神學的方式將官方思想輸送進教會。為了配合政府這個新目標,以丁光訓為首的三自領袖發展了一種帶著中國社會主義特色的「三自神學」,目的就是要顛覆正統的基督教信仰,把教會引離真道。這是以神學的包裝重新打造新的教會元首,以共產黨取代耶穌基督的手段。因此,三自旗下的傳道人不能按著正義分解真理的道,許多全備真理都被禁止傳講。「三自神學」更為「教會必須接受共產黨的領導」作了護持,他們挖空心思、手法層出不窮,他們所謂的「神學家」的進路包括:
  1. 改變神學立場的出發點。神學的出發點本是認識神、以神為主體;但他們卻將「人民」當作神學的主體,強調神學的出發點必須選擇站在人民與國家利益的一邊。
  2. 以處境化作為神學思考的素材。信仰的處境化表達確實是神學研究的相關部份,但他們的處境化思考只是藉口,目的是宣揚教會應隨時緊跟共產黨政府的路線、方針、政策。
  3. 引入進程神學去改變神話語的永恆性。丁光訓引入德日進的進程神學思想,提出以「因愛稱義」代替「因信稱義」,藉此歪曲正統教義,淡化信與不信的對立。
  4. 以本色化宏揚中華文化。他們竄改聖經普世真理,把「三自神學」表明為一種本色神學,致力於基督教與中國傳統文化的相融合,要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找到自己的「根」和「家」,使基督教成為所謂「真正中國的基督教」。「本色神學」的名目一出,確實迷惑了不少深受民族主義影響的中國基督徒。

聖經的教訓
  上帝建立教會的原則是永不改變,也是絕不妥協的。惟獨上帝是全人類的主,惟獨基督是教會絕對的元首,任何妄圖取代上帝地位的謀算,都是惹神憎惡、無法得逞的。《出埃及記》記載了摩西帶領以色列百姓脫離埃及以前,法老在上帝連番降災的打擊下,不得不逐步軟化原來的強悍態度,而准許以色列百姓在埃及境內指定的地點敬拜神。當時摩西並未給法老任何談判的空間,只是再三再四的傳達上帝的命令:「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中共政府意圖以政治控制信仰的想法及作法,與昔日埃及法老極其相似。摩西深知,神的命令絕不徒然返回,也深信神的權能大過一切,因此即使孤身面對法老的威嚇脅迫,仍然句句斬釘截鐵不容法老討價還價。反觀今日的三自會,不僅踐踏了基督徒在信仰上的良心和自由,還企圖主導和逼迫全國教會信徒接受不合理的政令。當年摩西對法老寸步不讓,對照這幾十年來在三自轄下的教會對中共政策唯命是從,真是天壤之別!
  聖經早已警告那些擅自扭曲竄改上帝的吩咐,以迎合政治現實需要的人,他們必難逃審判。所羅門王朝分裂為南北兩國後,北國以色列王耶羅波安因為不願民眾照常前往南國耶路撒冷獻祭,於是擅自改變了獻祭的地點、人員和內容,要百姓就近前往伯特利去敬拜金牛犢(王上 12:26-30)。他的下場是兒子一登基就被篡位,全家滅盡。耶羅波安的作法可比擬為「古代的三自運動」;昔日耶羅波安的三自拜的是金牛犢,今日中國的三自奉拜的是黨的指示。將基督信仰放在無神論共產黨的領導下,實在是對神極大的褻瀆。這是一場誰是教會真正元首的爭戰,真正的基督徒絕對不應置身事外無動於衷,還糊塗到責備家庭教會「不與三自教會合一是錯的」。

基督徒應如何看待三自會
  基於以上的剖析,發出兩點呼籲。
  1. 對中國政府的呼籲:共產黨建政六十年來,對以往很多錯誤的政策都已修正或廢止,唯獨三自會招牌至今未除,以致對內妨礙信徒的自由相通,對外禁止福音的自由傳揚。這在一片改革開放聲中顯得特別突兀,廣受非議。更因三自會在信仰領域中拉一派打一派,使胡錦濤主席「團結信教群眾,建立和諧社會」的理念無法實現,給世人非常不好的觀感。因此呼籲中國政府也能在這方面作出修正──解散三自會,這不是反對政府存在的合法性,而是反對不當的宗教政策,因其宗旨直接牴觸了聖經真理,基督徒不承認它,只是單純為了信仰。
  聖經講得很明白,政府秉公行義的權柄乃是神賜予的,因此基督徒必用百般的忍耐,恭敬順服政府的這項權柄,耶穌說「凱撒的物,當歸給凱撒」(路20:25)的意義也在此。而真正的基督徒還是堅持耶穌講的後半句話「上帝的物,當歸給上帝」,並且篤信「一主、一信、一洗」(弗4:5)。因此,教會的合一必須是在真道上「屬靈的合一」,而不是政府指令下「組織的合一」。
  2. 對三自屬下教會及信徒的呼籲:三自的掌權者和投靠者披著基督教的外衣,正如當年王明道所言,他們是「不信派」,我們不能視其為主內肢體。他們當中一些牧者和信徒,有些是軟弱的妥協者,有些是真理裝備不足者,還有些是不知情者,我們要呼籲這些人,勇敢的忠於聖經真理,脫離三自,或促使所屬堂會脫離三自,加入以基督為元首的家庭教會。倘若你只能留在三自,就要堅定的為真道爭戰,幫助不明真相的信徒擺脫三自的捆綁。

  「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太 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