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返回

中國的基督教信仰發展&知識分子的福音工作
        ──「崛起與挑戰」講座報導(下)

編輯室整理

◎以下為洪予健牧師第二堂演講大綱

一.基督信仰在中國的歷史遭遇
  第一次為景教在唐朝,由敘利亞基督教的聶斯托里派傳入中國,在唐武宗的「滅佛」政策中被扼殺。第二次為也里可溫教在元朝(也里可溫是希伯來文稱上帝Elohim 的譯音),由元朝蒙古統治者中的一派帶入,隨著元朝被推翻而離開。第三次為天主教在明清之際,基督信仰與儒家文化首次真正照面、對話、衝撞。後因「禮儀之爭」,被康熙及其後代全面封殺。第四次為基督教在晚清及中華民國,滿清戰敗後被迫接受傳揚基督教的合法性,後因挑起義和團「排洋滅教」的運動而衰敗。但基督教已在此期間得到第一個黃金時期,不過在「五四」運動後遭到「非基」運動打擊,此後便失去影響中國社會與文化的主動權,直到中共建政,將西方宣教士統統趕走,另外組建官方「三自」教會,然後在文革期間被關閉。中國信徒經常在「作基督徒」與「作中國人」之間掙扎不已。
  歷史上的中國人對基督教有幾種反應:(1)勢不兩立派,認為基督教是洋教,多一個基督徒就少一個中國人;基督教是落伍、迷信,信科學就不能信基督,信共產主義就不能信基督。(2)兩者互補派,基督真理與中國文化相得益彰、兩不相礙;可以讓基督教中國化或民間宗教化。(3)聖俗兩分派,分別為聖,有傳福音、拯救靈魂和建立教會的負擔,但卻自外於中國社會主流的進程,未倡導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二.中國人特殊的民族身份感的由來
  優越感:(1)來自源遠流長的五千年華夏文明,其間雖被蠻夷數度征服,但強勢的華夏文明反而令蠻夷歸化;外來的佛教被中國化之後得以廣傳,而伊斯蘭教只能影響少數民族。(2)自成一格的象形文字體系,形成中華文化的獨特風貌;孔孟、老莊、諸子百家、唐詩宋詞、宋明理學、四大發明留給國人豐富燦爛的文化遺產。(3)地大物博、人口眾多,華人移民遍佈全球;如今藉著經濟起飛,更成為世界工廠和最多製成品的輸出國。
  屈辱感:一個在中國歷史上文治武功、擴疆拓土最顯赫的清朝,每次與西方或日本兵戎相見,每戰必敗的原因為器物不如人、制度不如人、文化不如人,因此產生洋務運動、戊戌變法和辛亥革命、五四新文化運動。
  中共崛起與掌權的民族心理因素:(1)藉著蘇俄革命的輸出,得著一條可以超越西方的捷徑。(2)毛澤東找到一條將馬列主義普遍真理與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的道路,而確立了黨領袖地位。(3)中共藉抗日戰爭而壯大──在「民族救亡」運動號召下,大批青年學生、知識份子奔赴延安支援。(4)中共的勝利──藉著廣泛的反帝、反封建統一戰線,鼓動扭曲的民族主義,掌握了此時中國人最渴望「擺脫落後、重現強大」的心理因素而得以成功。
  中共建政後的合法性基礎:使人民相信無論做什麼都是為了中國出頭。(1)毛澤東的建國宣告為「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為了超英趕美作世界經濟的頭,而造成大躍進的狂熱!(2)打倒「帝修反」。毛澤東的中國是要作世界共產主義的頭。(3)江澤民自我宣稱,其永遠執政的合法性在於「三個代表」。(4)愛國「憤青」現象的由來。在全國進行「為國爭光」教育,藉著統一的教材和宣傳導向,扭曲了歷史、扭曲人民對外部世界的看法;並宣揚「落後就要挨打」的叢林法則。以國家的經濟和軍事強大,而非公民的人權、自由和尊嚴程度的提高,作為國家自豪的來源。導致中國人陷入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機、隔閡、冷漠、官民對立和家庭解體。

三.基督教以嶄新的面目重現當今中國
  外部可見的原因:(1)文革後,許多堅守信仰而坐監的傳道人和信徒被釋放回鄉,使福音首先在農村地區悄然復興起來;而三自教會也重新恢復,使城市居民感受到基督教的存在。(2)改革開放後進入中國的西方基督徒專業人士,將福音帶進中國。(3)許多出國人員在海外信主後重返家園。(4)來自海外華人教會及西人宣教機構的差遣及培訓事工影響。(5)靠網絡流通信息。
  從數量上及分佈情形看:從原來的基督徒人數九十六萬增加到八千萬以上。從青年到老年,從農村到城市的各種行業、各種階級,從目不識丁到學富五車,從老板到雇工,從民間到政府,從黨外到黨內,都有為數眾多的基督徒。前《時代周刊》記者 David Aikman 說:「中國在五十年內將成為世界上基督徒最多的國家!」

四.基督福音第五波──中華歸主最佳契機
  福音是如何藉著一個國家、民族所經歷的特別時刻,進入國家生活的中心?(1)從聖經看以色列民族的悔改。(2)從教會歷史看英國的大復興,因而避免了法國革命的風暴;美國的清教徒移民,使美國得著豐厚的信仰遺產;福音使韓國成為亞洲基督徒比例最高、派遣海外宣教人數僅次於美國的國家。(3)孔孟之道、愛國主義、馬列主義、科學主義的大牆陸續倒下,使後現代主義興起,精英學子大批信主;而世俗主義終究不能填滿心靈空虛,將難成大牆。
  第五波的福音在中國,有三個特點:(1)官方的反基督教意識形態破產,民間對基督教的印象普遍好轉。(2)經濟模式多元化,使基督教的傳播易獲得經濟資源。(3)中共現處在後共產主義執政合法性危機期,故而決定了政府對基督教的基本態度──既不能全面封殺,又不願見到基督教力量壯大。
  神在兩方面為中國教會預備做預備:(1)藉著堅守信仰的王明道、袁相忱等前輩傳道人所遭受的磨難,預備了家庭教會千千萬萬的信徒和領袖,更彰顯了上帝真理必勝過逼迫的榮耀。(2)神也興起如唐崇榮、王永信、趙天恩等新一代領袖,使他們在神學真理的根基、傳福音的熱心、文化使命的承擔上,也為海內外眾華人教會和傳道人開出了新方向。

五.認識福音在當今中國的社會意義
  中國廣大的基督徒將真正明白:(1)人最高的讚美、最大的敬虔與感謝以及盡忠的對象,只能是那位自有永有的三一真神,而使各種形式的偶像崇拜完全被打破。家庭教會將為中國獨立的公民社會的形成,起很好的推動作用。
  (2)人犯罪,沒有哪一個是例外可逃脫的,也不可能靠著自己建功立業進入天堂。得救完全是神的憐憫與恩典。當基督徒肯定自己首要身份是神的兒女時,中國人才可能擺脫傳統文化帶來的主奴關係、階級差別和共產意識形態所留下的鬥爭文化,並有助於消除人與人之間的各種差別而造成的歧視,建立人人平等的精神。
  (3)婚姻是由神的祝福而來,丈夫是妻子的頭,從而負起帶領全家、教養敬虔後代的責任,再構成教會、社會、國家的文明根基。今日中國面臨孝道淪喪、離婚率急升、家庭瓦解、子女缺乏健全教育、社會救援不足等危機。(4)人要過以神為樂的生活,不能讓金錢、名利、地位、權力、享受成為人生目標,否則,為此目的而產生的虛謊、嫉妒、仇恨、爭競,就會捆綁人。人應該根據自己的恩賜、能力做榮神益人的事,並無貴賤之分;誠實、節制、勇敢、謙卑、柔和、勤勞的人,是神看為寶貴的。
  如果基督徒帶著傳福音與更新文化的使命,以注重群體建造的方式,開拓其自由發展的空間,將會在以上幾方面大大改變未來中國的風貌。求上帝施恩帶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