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返回

神的奇妙大工:中國家庭教會之興起

洪予健

  知道他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何等浩大,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大能大力,使他從死裡復活,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超過了。又將萬有服在他的腳下,使他為教會作萬有之首。教會是他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 (弗一19-23)

  這段經文是保羅在獄中所寫的,強調上帝在信徒身上必彰顯衪無窮的智慧和能力,遠超過一切的執政掌權者。二千年前強大的羅馬帝國,用盡殘酷的手段逼迫基督徒,欲消滅剛誕生的基督教會,卻怎麼也料想不到教會的發展反而像星火燎原般,從耶路撒泠、猶大全地、撒馬利亞、直奔向地極!歷史一再地向人證明:任何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都無法摧毀真正屬上帝的教會。逼迫,最終只會使基督徒煉淨又強韌,使教會茁壯又復興。
廿世紀五○年代,信奉唯物主義無神論的共產黨在中國建立政權後,趕走在中國的三千多名西人宣教士,下令基督徒加入政府領導的「三自教會」,違抗不從、擅自聚會者皆遭牢獄之災。到了文革的瘋狂年代,中共政府索性連裝門面的「三自教會」也一概取消,此時的基督教在中國看起來是被消除殆盡、永無聲息了。改革開放後,中共調整宗教政策重新開放「三自教會」,每個主日,這些官方認可的教會都擠滿了信徒及好奇的非信徒。這時外界驚呼發現:在中國長達三十年的逼迫下,原來有這麼多基督徒堅強地生存下來!而外界更不知道的是,一大群高舉耶穌基督為教會真正元首的基督徒們,代表了未來中國教會的方向,已在中國大地上悄然迅速成長,其規模和影響也愈來愈大。他們的聚會從農村進入城市,從「地下」浮上了水面,其人數愈來愈多(保守估計八千萬),遠超過在官方「三自會下屬教會」中的聚會人數(官方數字兩千萬)。這些以基督為首、尊主為大的教會,有一個享譽普世福音派教會、令人肅然起敬的名稱──「中國家庭教會」(House Church in China)。

何謂「家庭教會」?
家庭教會的得名,源於中國特定的政治環境所致。由於中共政府以永遠的執政黨全權統治之意識形態,獨佔了社會一切的公共資源和空間,使一切非官方意識形態所允許的思想、信仰、言論、結社和集會都不能獨立存在。基督信仰在政治壓力下,無論是真理的追求或教會的建造發展,皆不得完全的與純正的表達,沒有在公共領域存在和發展的自由,故此,基督信仰的公共性、社會性及信仰內容的獨立性,就被壓縮在私人的、隱秘的空間中進行。也就是說,基督教一切活動只能從信徒的家裡開始進行。這就是家庭教會得名之由來。(其實早在初代教會,基督徒為逃避猶太公會的迫害,當時的聚會形式就是家庭性的。參:約廿19,徒一13)
如今,這些獨立的教會成員背景多有改變,特別在溫州、北京、上海一帶,他們開始租用寫字樓(商用辦公樓)或自建較大的非家居式建築用以聚會。雖然聚會方式和地點不得不變通,但其依照聖經教導獨立建造教會、尊基督耶穌為教會唯一元首的精神不變。這樣的教會仍是「家庭教會」,以區別於那些同意受中共官方及「三自會」領導而得到公開合法地位的教會。

上帝興起家庭教會的歷史成因
中國教會發展的基石,於1807年上帝差派第一位西方宣教士馬禮遜來華時奠定。從馬禮遜開始,形成歷史上波瀾壯闊的第四波對華宣教運動,西方宣教士紛至沓來,他們放下家庭、事業,不辭勞苦跋涉萬水千山來中國傳揚福音。昔日他們為主殉道最多的地區,恰恰是今天家庭教會最興旺的地區。接下去,上帝又為中國教會興起了一批本地傳道人,藉著他們寧願受逼迫也不願苟且的信心,為主盡忠、甘負十架的典範,感動了無數的基督徒。當1958年中共把堅持不加入「三自愛國運動」的教會領袖,如王明道、林獻羔、袁相忱、謝模善等一概逮捕下獄。牧人遭擊打,羊群就四散!持守信仰的獨立教會頓時變為「非法組織」。經歷大逼迫所催生出來的家庭教會,其雛形具以下特點:(1)以非教會的形式出現,(2)由基督徒自發組成,(3)沒有公認的領袖,(4)非常隱密,(5)不定時的小型聚會,(6)目的單純,在大逼迫中互相安慰扶持。
1959-1962連續三年的大飢荒,天災加人禍,哀鴻遍野,餓死的不計其數。這時中共政治管制被迫暫時放鬆,浙江溫州、廣東汕頭一帶的家庭教會便初步站穩了腳跟。1964年「四清運動」時,政府及三自高層震驚地發現在貴州的偏遠山區竟有674名家庭教會傳道人,而再起戒心,遂於1961年召開全國三自會議,決定全力打擊肅清各種「非法的」家庭聚會。1966-1976年文革時期,殘酷的武鬥連公開的三自會人士也不能倖免,許多已向中共妥協的教會領袖如賈玉銘、楊紹唐等都被整死。然而,上帝早一步預備了特殊恩典,使文革前大批家庭教會領袖遭到關押,牢房反倒成了他們的「保護所」,而避開了慘絕的鬥爭。上帝不但為中國教會存留了一批人材,也藉著文革煉淨了大批基督徒,更未讓家庭教會從此被摧毀。
文革後的十年,家庭教會就像充滿生命力的花蕾,在全國各地的廣大農村欣欣綻放,其中尤以河南、安徽、浙江溫州、福建、廣東等地的發展蓬勃興盛。之前被監禁的傳道人紛紛獲釋回家,因為經歷磨難後仍站立得住,且愛主更深,所以他們在全國各地傳福音、為主作見證、建立教會,他們帶著基督榮美的生命影響了千萬生命,帶動了家庭教會的大復興!不久再有北京的袁相忱、廣州的林獻羔兩位教會領袖代表,他們一南一北的事奉受到海內外教會普遍的尊崇。
廿世紀的最後十幾年,中國以城市為背景的家庭教會陸續興起。1989年的「六四事件」則促動了城市家庭教會進到新的里程碑。如今,廿一世紀的城市家庭教會已走過二十多年滿有主恩的道路,其中成員很多具備高學歷及專業背景,甚至有卓越的成就和受人尊敬的社會地位。這些分佈各領域的基督徒紛紛表示:家庭教會也應享有公開合法的身份,出現在社會公眾生活之中。他們的聲音讓家庭教會的「問題」更突顯地呈現在中共政府面前,使其不能再迴避宗教政策與法律之間的矛盾,以及所產生的各種衝突。

上帝興起家庭教會的社會成因
首先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在人們心中破滅。中國的經濟雖已顯著發展,但社會中缺乏誠信、貧富懸殊,價值觀扭曲造成道德低落、人慾橫流和貪污腐敗,以及婚姻破裂、家庭失和的情況嚴重,心靈上的空虛使愈來愈多人尋找出路,因此,家庭教會便在上帝預備人心的情況下而復興起來。其次,「改革開放」使中國經濟模式變成多元化,間接促進了基督信仰的傳播;家庭教會獲得的經濟和各種資源支持也增加許多。第三,經濟多元化促進了社會組織的多樣化,進而刺激了信息交流的多元化、國際化。當中共陷入後共產主義執政合法性的危機後,家庭教會認為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受到大規模的打擊。第四,家庭教會的成長,與普世教會包括海外華人教會的支持、關懷、培訓、維權和代禱等行動是分不開的;大量的海外歸僑和西人教師,再次為城市家庭教會的發展注入了新動力。

看見神興起家庭教會的奇妙大工,我們學到什麼?
家庭教會的壯大,說明了中國人一貫奉行的人本主義思想已走到盡頭。無論是堅持國粹,抑或是學習西方的科技、器物或制度,例如「洋務運勳」、「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維新變法」等人本主義的老路,都已一一證實是死胡同。馬克思主義的暴力、專政和獨裁也無法帶來長治久安。人的盡頭就是神的開始,愈來愈多中國人認識到唯有仰望上帝的拯救,才是真正的出路。
第二,家庭教會的整個歷史顯現出:上帝的真道不受捆綁!上帝的話語永不落空!上帝的大能不斷彰顯!世上沒有任何勢力能摧毀上帝親自建立的教會。基督教入華從第一波到第四波,中國的統治者一再地把外來的宣教士趕出境外,但今天的中國家庭教會卻是中共政府無法趕出去的。第三,家庭教會深入廣大的農村、城鎮和都會之中,成員來自社會不同的階層和背景,不論是目不識丁的農村大娘或是學富五車的專家學者,甚至是政府人員,都能因為基督徒種種美好的見證而歸向真神。基督教早就不再被指為「洋教」,家庭教會已牢牢地扎根在中國本土之上,像一朵在硬土中綻放的奇葩,為基督真理的普世性和超越性提供了確實和有力的證據。
第四,家庭教會所經歷的逼迫原是「化粧的祝福」:上帝的美意乃藉著這一切的橫逆,把假的教會分別出去,同時更要引導真正的信徒深刻經歷祂豐盛的恩典和大能,憑信心堅定地背起基督的十字架跟從衪。最後一點,家庭教會是目前全中國最龐大而且是自發、自主的信仰群體,這個活出上帝真、善、美的群體,在中國逐漸邁向一個能維護公民權益、尊重公民信仰和言論、出版、集會、結社等權利之憲政社會的路上,將作出重要的貢獻。

家庭教會今天面臨的挑戰
教會是由人組成的,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問題,全世界的教會都難免出現一些相同或相異的問題,中國家庭教會也不例外,以下列出一些內在和外在的問題與挑戰。
一,內在問題──首重如何確保教會建造在純正全備的真道根基上,以致能準確把握上帝的話語,戮破一切異端和撒旦欺騙的技倆。由於家庭教會發展快速,系統神學的訓練一直追不上需要,釋經學、歷史神學、護教學等訓練不足,讓教會難以抵抗異端的侵擾;再加上政府長期的壓制,禁止家庭教會之間交流合作,造成很多家庭教會互無來往,在主裡合一的意識不強。因此,他們一旦在神學上出現偏差或受異端的影響時,教會獨自處理問題的能力便令人擔憂不已;同時,家庭教會長期的隱密運作和獨來獨往,易使一些領袖變成各據山頭的「教主」。此外,普世華人教會深受「聖俗二分法」的錯誤神學觀影響,家庭教會也不例外,故未能承擔文化使命,對社會的不公義鮮有作光作鹽的回應。這些都急待改善。
二,家庭教會與官方三自會的關係,主要表現在「誰是教會真正元首」的屬靈爭戰──是耶穌基督或是凱撒大帝。家庭教會本於聖經的教導,其總綱就是「愛神愛人」;但三自會卻以「愛國愛教」口號取而代之,搞出一套類似納粹德國在希特勒的法西斯獨裁統治下,強逼德國教會要效忠元首和納粹政府。想不到,這齣已隨二戰灰飛煙滅的歷史鬧劇,到如今還在中國上演。
三,家庭教會與中共政府的關係,將聚焦於一場維護公民信仰自由權利的爭戰。絕大多數家庭教會的立場是不與政府打交道、不登記(此登記不是民主社會普遍實行的權利性註冊)。在中國,「登記」代表的是接受政府干預,將使基督信仰被束縛的惡果;然而不登記又會被政府扣上「非法集會」、「邪教組織」之類的罪名,以及用一些宗教法規來取締教會、逮捕信徒。其實,這些宗教法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6條賦予人民有信仰、集會等自由是互相矛盾的。《憲法》的位階本是凌駕於地方政府的法規之上,一切與《憲法》抵觸的法規應變為無效;然而這些違憲侵犯公民信仰自由的行為,仍經常在中國發生(詳見附表-中國家庭教會受政府迫害概況)。
四,家庭教會與中國社會及文化的關係,主要是如何在中國專制的政治環境中,靈巧地在廣闊的社會及文化層面,展開拯救靈魂、更新文化的行動。讓教會成為擺在窗台上明亮的燈、建在山上璀璨的城,讓靈光照耀黑暗的角落,每個基督徒都作光作鹽,使人們見了這些好行為就羨慕敬重、欣喜效法並歸榮耀給上帝。
五,家庭教會與普世(包括海外華人)教會的關係:華人教會與普世教會同屬上帝一個榮耀的身體,應該彼此聖徒相通、謙卑學習,克服民族主義的偏見,才能承傳幾千年來上帝在普世教會中所留下極其豐富的屬靈遺產。與此同時,也要嚴防各類異端及自由主義神學悄然危害教會,謹慎地致力於普世教會在真道上的合一。

附表:最近三年中國家庭教會受政府迫害概況

  省/市 迫害案數 逮捕人數 判刑人數 受虐人數
2008年 17省,
2直轄市
74件 至少764人 35人 至少60人
2007年 18省,
1直轄市
60件 至少693人 16人 至少35人
2006年 17省 47件 至少681人 17人  N/A


*2007年有百餘名外國基督徒遭到抓捕、審訊和驅逐出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