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

- 返回

漫談《中國與教會》始末

講員:郭明璋牧師/編輯室整理

編按:本文是2008年8月25日郭牧師對中國福音會內部同工演講的摘要整理,基本上是沿續上一期(69期)月訊文章〈回顧《中國與教會》點滴〉的內容,郭牧師以過去曾參與《中國與教會》研究者的身分,訴說對該刊物的評價。

  說起《中國與教會》,老實說,停刊時,我的心裡很捨不得,因為我很喜歡這份刊物。如今電子版問世,藉此機會談談《中國與教會》創刊的原因及其價值,編輯方向,還有透過它來看趙天恩牧師對於中國教會的貢獻。希望喚起許多弟兄姐妹對《中國與教會》的回味及興趣。

一、《中國與教會》的創辦原因
  當年,趙天恩牧師(以下簡稱趙牧師)參與香港中國神學研究院(簡稱中神)的創立,並於1978年在神學院轄下設立「中國教會研究中心」,以作為中神其中的一條研究路線。因為趙牧師本身具有先知型與時代性眼光,認為中國家庭教會需要有神學教育、信仰告白,因此研究中心先從研究中國教會開始,並以出版《中國與教會》作為對外發聲窗口。

  《中國與教會》創辦不久,即遇中國改革開放,隨後三自會恢復,中國基督教協會成立、《天風》復刊,使得《中國與教會》的研究、報導內容更為精彩。可以說是趙牧師恭逢其盛,趕上這波開放潮流,也可以說是趙牧師的先知眼光。

二、《中國與教會》的價值
  《中國與教會》,它代表了「中國教會研究中心」(來台更名為「基督教與中國研究中心」)的機關報,具有時代性價值,並是最早針對家庭教會報導的刊物。

  此外,《中國與教會》的學術性十足,參與的研究員之程度很高,報導的文章幾乎是一時之選、言之有據,受到港台地區教會與學者(如查時傑、王成勉)的肯定。由於在當時的知名度頗高,請人寫稿方面都獲得正面回應。研究中心的貢獻包括將早期《中國與教會》的文章集結成《中共對基督教的政策》一書,我覺得它的內容在當時比起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的出版品,是毫不遜色。

  當我向學生介紹中國教會史,我會告訴他們有幾份刊物是必讀的,也是研究者不可缺少的,包括:「廣學會」中文機關報《萬國公報》,以及傳教士在華的英文刊物The Chinese Recorder《教務雜誌》。至於研究當代中國教會史的兩份刊物,一是三自會機關報《天風》;另一就是《中國與教會》,而後者又著重在中國家庭教會的現況報導,尤其《中國與教會》全100期,報導家庭教會的比例(含信徒見證共25%)遠多於三自會(5.5%)。

  《中國與教會》深入報導中國教會動態,因此,《中國與教會》被視為有與三自會相抗衡的味道,以致趙牧師曾遭到丁光訓及韓文藻等人撰文指控他是反華勢力。丁光訓曾寫信要趙牧師把研究中心關掉,韓文藻則強調中國只有一種教會,沒有什麼「三自」或「家庭」之別。

  《中國與教會》是以研究1949年後的當代中國教會為主軸,而非1949年之前的傳統中國教會史。聽趙牧師講中國教會史的時候,關於1949年以前的部分,他講的當然不錯,但是你聽他講1949年後的教會史和中共宗教政策時,你會被他吸引,簡直是如癡如醉。講當代中國教會史,趙牧師是第一把交椅。

  所以,《中國與教會》的出版是研究中國教會史、中國宗教的里程碑,特別是研究中國當代教會,以及研究中共從過去到改革開放前後的這段時期、中國宗教政策的歷史脈絡,《中國與教會》是無人出其右。研究中心在蒐集當代中國政教資料,包括剪報、特藏書籍、新聞分析,以及對中國教會進行田野調查,這些方面並不容易做,趙牧師卻下足工夫,使其研究成果言之有據,是許多關心中國教會及研究中國宗教政策者必看的刊物。

  當然,《中國與教會》的發行,帶動了研究中國教會的熱潮。

三、《中國與教會》的編輯方向
  《中國與教會》的編輯方向主要從中國教會歷史、馬列思想、毛澤東思想、中共宗教政策與中國政教關係的宏觀角度,來觀察與切入中國教會現況發展與評析。

  針對上一期(月訊第69期)文章〈回顧《中國與教會》點滴〉中提到關於《中國與教會》的創辦宗旨,我有幾點意見不同之處。我認為,《中國與教會》創辦時的宗旨僅限於:(一)以基督徒立場評論報導大陸政治、宗教最新發展;(二)是報導中國教會現況,探究中國教會之發展。但文中提到的三、四點:(三)研究香港教會在九七前途中的困惑與路向;(四)傳遞中國福音化、文化基督化、教會國度化異象。是隨著後來時局發展而逐漸成為中、後期的編輯方向。

◆編輯室 查閱《中國與教會》歷年的編輯方向(參《中國與教會》合訂本預約〉,《中國與教會》雙月刊77期。1990.5-6,頁33)
  1978.11-1985.04為學報性質,雙月刊,內容包括:
(1)中國大陸時局變化的分析。
(2)中國社會、文化、思想問題之探討。
(3)中國宗教政策與政教關係的發展研究。
(4)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發展報導。
(5)中國教會史研究。

  1985.05-1986.12前途問題衝擊香港,為求迅速反應時事變化,改為單月刊,與香港教會一起加入前途危機的探討。

  1987.01-1994.04回復雙月刊,兼顧研究與一般信徒瞭解中國福音工作的需求,內容包括:
(1)報導大陸政治、宗教最新發展,並以基督徒立場評論。
(2)報導中國教會現況,探討中國教會神學思路之發展。
(3)研究香港教會在九七當中的表現。
(4)傳遞中國福音負擔。

四、從《中國與教會》看趙牧師對於中國教會的貢獻
  趙牧師的中西文化背景,使他可以整合中西資源,這是他的優點。並且他對於中國時局非常敏銳,具有宏觀的思維,因此《中國與教會》的創辦具有開創性的地位。

  我認為,趙牧師是中國教會的轉折人物,介乎老一輩的學者與新一輩(如梁家麟)之間。透過《中國與教會》的內容,可以看出趙牧師對於中國宣教的早期理想主義,我個人有時會這樣想,趙牧師會這麼早過世,或許是因為他的時代使命已經完成,後繼已興起更多人投入中國教會的研究與宣道。

  上一世紀,做中國事工的海外團體是非常低調,面對複雜及險峻的中國時局,其神學無法為中國信徒提供因應及解答,無法回應時代。趙牧師將改革宗的神學思想帶進中國家庭教會,成為現今中國教會的神學顯學。雖然唐崇榮牧師也具有同樣貢獻,但趙牧師的影響時間較早。

  其實,做研究是吃力不討好的,不太有掌聲,但研究工作才是千秋萬古之業。我對《中國與教會》懷有很深之情,金庸小說系列都有很多書迷作典藏,那麼《中國與教會》,甚至包括The Chinese Recorder,對於我們關心及研究中國教會的弟兄姐妹而言,更是值得做為傳子傳孫的珍藏品。